追蹤
貍貓沼澤地帶
關於部落格
轉貼歡迎❤附出處即可❤
  • 102898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MSN接龍小說】時候還早(富次)


染著赤色的天空宣告著一天的結束,陰綠的樹林透露著寂寥的氣息,竹林隨著寒風搖曳。
從剛才起,次屋周遭便頻頻有鷦鷯盤旋,以清亮的叫聲鳴唱。
這位剛滿15歲的少年不動如山,愣愣地捕捉者鷦鷯的動態。
他右手優閒地撐著膝蓋,手托著小麥色的健康臉龐,黃昏柔柔地投射在修長的身軀上…

少年的眉頭微蹙,倒不是因為陽光刺痛了他的眼睛……

「這裡是哪裡啊………?」次屋喃喃地說了



不論是四面八方,清一色的綠林讓人搞不清楚方向。
望著已經開始轉暗的天色,次屋開始細想著時間。

野外訓練是中午開始……所以已經走…多久啦?
〝咕嚕〜〞一聲,次屋才想起自己似乎從中餐後就沒在進食過。

體力是沒問題的,除了身上有些樹枝的刮傷…
然後看到了腰上的麻繩,最前方牽出的地方有被利草刮斷的痕跡。

「……作兵衛…」
次屋終於感到有些疲乏的倒進身後的草叢



『反正遲早會被找到……』
長年的經驗讓他毫無羞愧之心的想完後,沉沉睡去

───────────────────────────────────────── 
時間瞬逝
〝沙沙…〞一陣系微的聲音從草叢中發出,但次屋仍然不為所動

他知道這是夢。

夢裏,接下來出現的將會是總是擺著臭臉、嘴巴撈撈叨叨卻還是容忍自己所作所為的那個人…

啊!他的臉上抱出了青筋耶!
是因為自己又自然而然的迷路了吧?

他總是怒氣沖沖的靠近、怒氣沖沖的在耳邊大吼大叫…再俐落的把自己帶回該去的歸屬
腳步聲停了,次屋可以預想到自己的動作…

在夢裡他將睜開了眼睛,說:「作兵………
啊啊啊啊!!!!!!!

突地腹部劇痛讓他瞬間請醒了過來!
次屋看著踩在他肚子上的大腳,似乎似曾相識… 



「呦〜找到你啦!」七松小平太爽朗的笑著

「……咦?咦?七、七松前輩?!」
看著眼前這位已經畢業三年的委員長,次屋驚訝的睜大眼。
身穿素裝的他臉蛋跟身材早已蛻變的成熟,但精神力跟個性似乎沒什麼變。

「為什麼前輩會… 」

「嘛〜你失蹤後的第一個時辰,六年級全員出動〜然後是教師全員〜最後學園長突發奇想辦了一場〝尋找迷子大賽〞〜全校就被迫出動啦! 」
七松邊笑著邊將次屋拉起身…更正,是直接環住次屋的腰,毫無費力的扛上自己肩頭

「順便一提我是因為工作經過附近,從金吾那裡聽說的喲〜」
次屋傻傻的任著七松將自己扛上天。除了錯愕外,還參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啊啊〜前輩畢業前好像也常常這樣扛人呢…
接下來就是



いけいけどんど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前輩!!!!! 」

─────────────────────────────────────────
「是的!這次迷子大賽的冠軍已經跑回來了!這一次的冠軍後補是富松作兵衛,到底是不是他呢?」

「………………」眾人沉默  

「是七松小平太學長啊!!!!」
眾人開始歡呼


氣氛一片沸沸揚揚,每個人都歡天喜地的迎接兩人的歸來,小平太的臉上更是洋溢著嬌傲。

在如此熱絡的場景裏,唯一被遺忘的…
就是牽著另一半斷掉的繩子,靜靜地從森林裡走出來的富松…

他的雙眼似乎在看著眾人   

「他在我身邊跑掉了……」富松的雙手緊握「而找到他的卻是七松而不是我…」   

其實他的雙眼看的
自始至終只有次屋一個人…


臨走前,七松拿了被迫收下的冠軍獎品──學園長的簽名照
看他的表情似乎看不出是是高興還是悲哀,倒是富松明顯的、強烈的散發出不悅

強烈到連感覺一向遲鈍的次屋都注意到,只是他不太懂,富松惡裂心情的原因

「那!我要回去工作啦!」

「…咦?喔!七松前輩!這次真的很抱歉,麻煩到你了…」

次屋的視線從富松那轉回
面對多年不見,卻一回來就看到他出糗的前輩,說真的…是有點不好意思
只是次屋這麼一說,讓站在旁邊的富松心情又惡裂了點…

『麻煩你了?笨蛋三之助!我怎麼從沒聽過你對我說這種話? 』

心底翻起了天殺的怒意,眼神像是要將次屋宰割千千萬萬遍
般,但當事人卻傻傻的不清楚

這景象看在七松眼裡,倒是明顯到不行
透露出一絲玩味笑容,七松故意的跟富松對上一眼
然後大掌一伸,大力的在次屋的頭上揉了揉

「哈哈哈!說什麼麻煩!要找到可愛的學弟還不簡單〜」
故意在某些字上強調,再看一眼富松…喔喔〜果然氣到快爆發了〜!
果然還是忍術學園的學弟最好玩了ˇ乾脆再入學一次算了ˇ

這樣想的七松,似乎是頑劣基因開始作祟…
然後順勢的,在次屋臉上親個香吻



「?!!」

「───咦咦?!前輩!!! 」

「哈哈哈〜這樣就當獎品吧〜」

舔舔嘴,滿意的看著因驚嚇而滿臉通紅的次屋,與臉色已經黑化的富松
七松終於忍不住彎曲的嘴角,大笑了近乎一分鐘

「哈!再見啦三之助!下次迷路時在呼喚我喔〜不管在哪裡我都會找到你的!」
說完,隨著黑暗劃下的一顆星…這位傳奇的委員長轉眼消失在夜空中

─────────────────────────────────────────
此時天色已沉,宿舍長屋的燈一盞一盞硝息。冬季冷冽寒風毫不留情地吹吼者,萬物具寂。
一隻金龜子正在隱密的樹葉裏伏者──突然間一陣狂風將牠狠狠打至地面!
金龜子在雪地裡著急地翻滾者身軀,牠弱視的眼睛看不到那陣狂風其實是由人類造成的…… 


富松在雪地裡奔馳著。

身體劇烈的哀鳴不停的打在身軀每一寸上,但他似乎渾然未覺
內心的激昂傷痛已掩面所有感官知覺

「每一次………」腳步逐漸加快

「每一次都是這樣………」

烏鴉淒厲的尖叫著
他停下了腳步,任由雪花一片片飄落在肩頭…

「快忍不住了……」他雙手抱頭,跪坐在地上




「悲傷得快死了啊…!!」
淚水一滴一滴的打在純白的雪上 

澎湃卻注定無結局的情感無時無刻的折磨著他…
就因為知道是永遠沒辦法得到回應的相思,才覺得悲慘。

「最慘的是…愚笨不肯放棄的我啊……」
如此廣大的天地卻只有自己孤單一人


…他的眼神轉變了。


次屋被巨大的拉門聲驚嚇到,一直擔心遲遲未歸的富松令他合不上眼睛

「作兵衛…」話還沒說完

「跟我走。」



次屋只覺得富松的身影突然變的好巨大

─────────────────────────────────────────
「…作兵衛,你帶我來這幹麻?你臉色很不好,是不是不舒服?要不要……」

「我拜託你閉嘴!!!」
焦躁的大吼!

在這時間點上,隔音良好的用具室成了一個不被人打擾的好地點

富松失控般的抓住次屋的雙肩,力道大的叫他吃痛
他的神情是這樣的無助不安,強硬的壓迫感卻使次屋感到害怕




「作… 」

「為什麼你每次都這樣!這樣的擾亂我的思緒卻又可以裝作一切都沒事般?!」

「每次你只會做些讓我發狂的舉動!但卻從來沒在乎我的感受!為什麼你可以如此殘忍!!」

「不要每次都在我有所表明時迴避我呀!!你這樣曖昧的態度只讓我更痛苦!」

「天殺的我喜歡你!!我喜歡你你懂了沒!!!


「三之助!!!!」

無可阻止的暴發,富松徹底的崩潰情緒。
甚至在
中繼點時,他失控的掉下淚
抓住對方雙肩的雙手,不知何時已經改為強迫的擁抱


「………該死…我愛你呀…」

愛到無可自拔…瀕臨崩潰。
少年只希望這段青澀卻真情的感情能得回應


長時間的沉默,空氣中僅有微弱的喘氣與心臟劇烈的跳動…
次屋明顯感受到富松的擁抱,從令指尖泛白的劇烈…到像在呵護著寶物般的輕柔
發軟的手腳有些不聽使喚,如同他胸口的悸慟一樣

可是次屋什麼話也沒說…就算感受到對方的顏面逼近,
唇上傳來柔軟的觸感
次屋也只是微微輕顫表示驚訝
卻也依然
沒有任何舉動來表示些什麼



……………………
因為、

從剛才聽到富松說喜歡的那刻起,他的腦袋早已焦亂的沒辦法思考



剎那間天地只剩下你我二人

天地依然一片純白,就像富松現在的腦袋…完全空白

「……………」

身體不由自主的往後退,一步一步地…他轉身逃離了次屋。
而在原地的那人,雙眼依然凝視著前方,那一片空無的大地…

「……………作兵衛?」回過神時,周遭早已沒了身影。
雙唇似乎還殘留著富松的氣息,次屋毫無自覺地撫摸著唇辦

「原來我害他那麼痛苦……」腦中只浮現富松對著自己吶喊時,掉下的那些淚

思緒突然清晰了起來。
他從來沒看過作兵衛哭泣!!

「對了…這樣做就對了吧?」次屋展開步伐 

「只要讓他不會想哭,事情就解決了吧?」
步伐漸漸加快,次屋朝著雪地狂奔

─────────────────────────────────────────
富松現在不能克制的流著淚。
他以為已經不想哭了,淚水卻還是不停的滑落…


「在這個世界,我唯一擁有的,只剩下我了……」

…很久以前他聽過食滿學長說了這句。
那時他不知道這句話的意思,只覺得學長的背影落寞寂寥

現在他懂了。

淚也流了。


…卻感到連自己也迷失了



「作兵衛…不要哭了好嗎?」

………………!!

『這傢伙…怎麼跟的上來?!』他看了積雪深厚的雪地,印著一步一步的腳印

「……………你不要靠近我」

富松冷冷的說著

「我就知道你會來這裡」次屋笑了
「這是一年級時,你第一次找到我的地方喔!」

富松心跳狠狠的漏跳一拍
該死,又來了…這種曖昧卻又不自覺的發言總是讓我慌亂

「如果你只是來這氾濫你那無謂的同情心,那我勸你還是直接離開!」
就儘管剩我一人吧……即使我不知道是否可以熬過那些痛

「為什麼要離開?」

「…………」

富松頭疼了
難道不把話講明白到他心痛的地步,這白癡是不懂嗎?

他背對著次屋,試著想斷絕這沒有結果的相思之痛

「………聽好,三之助…我剛剛已經說了我喜歡你」

「嗯,我也喜歡作兵衛

皺眉
明明知道這回答不會是他所期望的那種意思,卻依然止不住內心的期待
富松對自己無法果決的個性感到生厭

「……不是朋友那種喜歡…是…喜歡到會想吻你、會讓你作噁…」

為什麼會作噁?

富松確定一瞬間他感受到心跳震動全身…那振聲無法壓抑住
牙一咬,轉過身與次屋相對看…再也無法掩飾臉上的欣喜

「………我吻你,你不覺得噁心?」

期待,忍不住的期待…如果不排斥,是否我還有機會?
但在看到次屋十分認真的思考,又隨後皺起眉頭…

「……果然吧。」

富松自嘲著自己又被那無自覺的回答給點燃無謂的希望
次屋一臉抱歉,雙手合十怯怯的囁嚅…

「抱歉…作兵衛…我………



…………忘記那是什麼感覺了。你可以再來一次嗎?

「……………」
富松突然很想一頭撞上旁邊那棵被白雪冰凍過的樹幹。


……………請你打我一巴掌」
在富松剛說完的一瞬間,次屋就狠狠的嘓了他一巴掌

「好痛!!!!!」

『這是真的?!不是作夢!!』富松瞪大眼睛想著


「那……………
……………我真的在做一遍了喔?」

「嗯,好」

「真的喔
……你不會後悔?」

「?不會啊?」

「真的?真的不後悔?以後……………
以後也會這樣做喔……」

下一句已經說不出口
……………因為嘴唇被溫柔的堵住。



雪白的大地,恢復寂靜無聲

─────────────────────────────────────────
一個月後

富松走在森林旁的郊外,這次實戰演練次屋理所當然的又失蹤了。
學園長照舊舉辦了〝尋找迷子大賽〞。

『笨蛋笨蛋笨蛋三之助
……………』看著斷掉的繩子,他無奈的想者

不過現在也不用找了。依照直覺三之助已經被安然送回學園去了
拿著繩子閒晃到學園門外,果然已是歡聲四溢………七松學長抱著次屋臉上充滿著嬌傲


「啊!作兵衛!」七松一看到他馬上跑了過來「你這次又太慢啦!哈哈哈!」

「嗯是啊,學長你可以把三之助放下來了吧?」回答的人一臉平靜

富松看著七松把人放下來,說了句「學長保重」牽者次屋的手轉身離開

「哈哈哈!!作兵衛你這小子!願望達成啦?」七松爽朗的笑著

「你們也保重啦!」

「學長保重喔〜
!」次屋大力的揮著手,兩人在夕陽的照射下慢慢地走進學園裏


『現在就算是學長找到三之助也已經無所謂啦』

富松輕鬆的想著,臉上露出了微笑


「三之助」

「幹嘛?」

「你剛剛迷路時睡著有夢到什麼啊?」

「跟你說過都是那個夢啊
」次屋一臉困惑

「你找到我、臭罵我一頓,把我帶回學園裏這樣



富松的臉笑得更開懷了

『暫時不用擔心這傢伙被搶走了吧?』內心是難得的感到無比舒暢



「三之助〜〜〜〜〜!!!!」

突然一陣大喊令他們止步


「我
〜〜〜〜〜〜〜〜!!」七松小平太喊著




「暑假到你家玩幾天喔〜〜〜〜〜!!!!」






…………
看來安心的時候還早呢

END
─────────────────────────────────────

後記:

快!!!快把榕榕跟LL拋高高!!!>
< 

寫MSN接龍的有趣處就在於你完全不知道劇情會演變成什麼東西!(樂)

還有比正文糟糕一百倍的MSN對話也讓人筋腹掉光!XD 

整個逼近5000字還有整整12張圖超強呀─────!!!!(吼吼!!)


順便一提ˇ番外篇正在等外出旅遊回來的LL補完圖ˇ(LL打了噴涕!)

番外篇是大破6000字數的H文喔!!!!(噴!)

………我們到底是怎樣啦…(掩面)


嗯,總之是可以期待的糟糕物ˇ

當然密碼也有一定的糟糕度ˇ(靠!)

以我個人而言最期待的當然還是H文的插畫ˇ(LL再次打了噴涕!XD)


以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