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貍貓沼澤地帶
關於部落格
轉貼歡迎❤附出處即可❤
  • 101943

    累積人氣

  • 15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忍亂小話X10


一、朝。(孫次)

早晨,被身上的騷動驚醒。
一睜開眼皮,伊賀崎孫兵的臉就在咫尺間

第一直覺是自己又無自覺的成為迷子,誤闖別人的寢室

………呃,對不起我又迷路了
老老實實的道歉,卻換來對方明顯憋笑著的臉
朦朦朧朧的視線中,孫兵從自己身上爬起,離去

………
為什麼是他離開?

視線稍微清楚了些,看到旁邊的床褥上
是仍然熟睡的作兵衛
「…咦?奇怪?」


「作兵衛也迷路了嗎?」
─────────────────────────────────────────
> 其實是來做早晨襲擊的孫兵ˇ(笑)
很喜歡描寫不自覺說出笨蛋話的三之助ˇ(什麼癖好呀?!)




二、嵐。(?霧)



轟隆隆打著
雷,淅瀝瀝下大雨
瀑布般的雨量讓足部傳來微微震動,彷彿下一秒會將建築物給吹垮

涼颼颼的空氣,一個人的空間
……遙遠、卻又記憶鮮明的那段噩夢。
那時聽到的是雷聲嗎?───或是自己的悲鳴
那時臉上的是雨水嗎?───究竟哭了沒、那時

唯一雷同的是這孤單害怕的恐懼
多想找個人緊緊抓住

這麼想時,門被打開了
如同看見溺水時的浮木。在下一個雷聲灑落前,你跑上前去

………霧丸?」
……在一下下、一下下就好
抓牢著他的衣角,不願放鬆。嘴巴只是喃喃的祈求…
拜託拜託、風雨快點過去吧
─────────────────────────────────────────
> 這裡的嵐是日本字暴風雨的意思ˇ
下大雨時一個人在家的情況下寫的…真的很可怕!
打雷很可怕風嘯很可怕雨聲很可怕!沒有人可以MSN最可怕!(哭 ╱咦?)

 




三、暑。(七松次)

 

熱、悶燥,空無未有的高溫讓腦袋變的鈍鈍的

「好像快中暑了
三之助呢喃著,腳步變的有些踉蹌
灌下一口水,無意識的舔著薄唇

一旁的小平太看著一切
眼神變的犀利

……我好像也要中暑了」
「欸?」
聞聲抬頭,略帶水氣的清涼觸感覆上了唇辦
三秒後看到的,是小平太如同艷陽般刺眼的笑顏

補充水分完畢!
他大喊著,然後精神抖擻的往前邁步
三之助在後頭愣了數十秒

手指貼上嘴唇
…是溼熱的?
補充水分嗎?

………呃,七七松前輩!」
小平太停下腳步,回頭。三之助用跑的跟上
稍微喘氣後,將手中的水壺遞向自己

「要水的話
可以給你喲?」
三之助說。無恙的表情讓小平太的笑容更扎眼了

下一秒,唇舌被完全侵略

體溫再上升。
─────────────────────────────────────────
> 最近狂愛的配對ˇ/////′▽‵/////
這兩人都是屬於靠野性行動的笨蛋ˇ其中一個還是無自覺發笨ˇ(咦咦?!)
完了次屋越來越可愛了怎麼辦越來越想欺負他怎麼辦越來越想對他出棒子怎麼辦
(你慢著!!)
 






四、寒。(庄伊)

 

……庄左衛門」
「嗯、抱歉快看完了,你先睡吧」

同寢室的
庄左衛門正坐在書桌前,一頁頁翻著、那本對自己來講是催眠的南蠻刊物
不過,自己倒不是因為燭光太強無法入睡這種理由叫他

伊助試圖從被窩中抽出手。手指才剛接觸空氣,就被冷冽的氣溫給被迫縮回
足以下雪的夜晚、但坐在那的庄左衛門只穿著睡衣加一件單薄的外衣
殘弱的燭燈…清晰映照著稍微發紫的手指

……庄左衛門
「嗯、剩不多了,抱歉等再一下」
「不是啦……
伊助無奈的探出頭…嘖,連讓臉離開被褥都嫌冷

「你可以窩在棉被裡看
…燭光應該夠吧?看到你這樣我都覺得冷了。」
………好辦法。」
對著僵硬的手掌哈氣,庄左衛門總算願意移動身子朝床舖間走來
伊助放心的將頭顱塞回溫軟的被窩

………
然後一陣悉悉蘇蘇,明顯感受到不算大的床鋪中擠進了另一個人
………庄左
「啊,在被窩裡看書果然溫暖多了」
語畢,庄左衛門的專注力又投入書頁中

………
可是我說的是你的被窩呀
看著大剌剌佔領自己床褥與溫度的庄左衛門
伊助想這樣回話,卻又語塞

最後乾脆摸著自己發燙的雙頰,強迫睡眠
─────────────────────────────────────────
> 葉組的老夫老妻ˇ(甜笑)
LL下次請記得還有伊助這孩子,庄139我不會考慮的(菸)
順便一提〜我家配伊助的是白庄左、霧丸的是黑庄左ˇ
而彥四郎…正身處在黑白庄瞬間切換的恐懼ˇ(啥鬼XD) 




五、霈
。(久作獨白)

霧丸那小子又利用委員會時間做家庭代工,離譜的是學長還去幫忙
究竟是太寵這個後輩還是圖書室規定中沒有禁止打工這項?
……好啦好啦!幹麻都用這種眼神看我!
既然委員長都同意了我也不是那麼不通情理
只是霧丸,你自己負責的那堆補修書籍得先完成吧?
啥鬼!誰管你繳交時間快到什麼的!
……欸?居然連雷藏前輩都這樣?我知道了啦!幫忙就幫忙嘛!
不過先說好,下不為例喔

……不可否認,聽到那小子一臉開心的說謝謝時…
一瞬間心情還挺不錯的

………只有一瞬間就是。
「喂!霧丸!不要一邊道謝一邊偷偷塞更多手工花過來!」
突然不敢想像自己當委員長的那一天…
─────────────────────────────────────────
>據說長次畢業=久作哭泣的學園人生開始XDDD
其實在第二篇『嵐』中本來想讓久作出現的…(拖走!)
還有霈是『乾旱時下的及時雨』的意思,對霧丸來說夥伴就是這樣的存在吧ˇ 





六、
霾。(雜伊)

白晝的天空有點灰,陰霾滿布。連帶影響是精神上變的有點憂鬱
這種時候就會特別想見見陽光

「組頭,您該換繃帶了」
沒聽到回應,返頭時廊道早已沒有人的蹤影
「真是…又跑去找那人了吧…
隨手擱置理傷藥品,平靜的沏了壺茶
或許該考慮把組頭慣用的傷藥寄放在忍術學園吧?部下想


「抱歉,又來麻煩你了」
「是不會。」
他又笑了非常漂亮的笑容。
像太陽一樣溫暖

「雜渡先生那沒有能幫忙上藥的人嗎?每回這樣往返挺麻煩的吧?」
……部下在這方面挺笨手笨腳的」紮實的撒謊了。


另一頭的部下,打了個很大的噴涕
─────────────────────────────────────────
> 溫柔個性是不適合當忍者的、但對於職業忍者來說卻又是嚮往接近的對象
雜伊跟利小松對我來說都是這樣的感覺ˇ(笑)
本來想打成『部下→雜伊』的…但這樣部下變的好可憐所以算了(掩面) 



 

七、夕。(左傳)

喜歡被叫天才、為了成為天才也努力著
為了手裡劍考試,放學時偷偷練習著──-手上滿是鐵銹
為了合帳不出錯,一遍遍仔細檢算著───洗不掉的墨漬
血泡、粗繭不用說
但其實最努力的、是不能被人發現自己所做的努力
因為、對天才而言是理所當然

這樣的努力,總有一天會到達崩潰點吧?
自己為了什麼努力?即使完美達成也會被認定是理所當然
壓力、一天天強烈

那天黃昏下課後,偶然被引密樹林間的聲音吸引
躡足走過去才發現是傳七

一直以為傳七才是真正的天才,不用過多努力便能輕易完成目標的天才
不過那天的他,臉上漾著努力的表情
手裡劍順著圓弧、一遍遍的甩到靶上。汗水在夕陽印輝下閃閃發光
突然心中悸動,突然喚聲叫了他…傳七驚嚇
走向前,攤開他的手

鐵銹、墨漬、血泡、粗繭

突然放心的掉淚了淚水滴在那雙漂亮的手掌上…真的是漂亮的。

那之後,再也不會有崩潰感了
「厲害!」
「因為我們是天才嘛!」
在黃昏下的努力、有你的印證就夠了
─────────────────────────────────────────
> 一伊的孩子並非完全靠天賦,私下也是有付出努力的
對於幾個日站這樣的設定,非常認同(笑)
比較貼近於仲良的左傳ˇ話說最近看到兵太夫左吉這配對,不禁佩服日本無奇不有XDD 






八、星。(富次)

 

往常一樣的成為迷子,往常一樣的被作兵衛帶回
不過這天的星空比往常漂亮喲!三之助嚷著
任著手被牽,被動的邁著腳步,至終視線都未曾離開過上方的星辰

「明天應該是好天氣喔」
「好好走路啦,笨蛋」
「啊!流星!」
「哪裡?」
「消失了作兵衛都沒有好好的看說
「我在看路呀笨蛋!不然誰帶你回學校!」
怒吼,繼續強迫式的拉著三之助的手前進

「啊,又有流星了!」
很好呀你可以許願」
學園將近,作兵衛沒回頭答理,只是順勢回話
後頭嘀嘀咕咕聲傳出…心願順著風向飄到作兵衛耳中

「希望下次迷路也可以很快被作兵衛找到…」
「笨蛋!應該是許願下次不要輕易迷路吧!」
「希望作兵衛可以再溫柔點帶我回來…」
「笨蛋迷子!胡扯什麼!」
「希望不會再被罵笨蛋…」
「混蛋!」
在校門口,終於忍不住踹了他一腳
不過,有淺淺的微笑掛在臉上
─────────────────────────────────────────
> 找左門的話會被拖著跑,三之助基本上也是…思緒會無自覺的被牽走XDD
會因為笨蛋的話而心浮氣躁、喜怒無常,是因為自己也正笨蛋化喔…(笑) 




九、霧
。(缽雷)

最近總覺得自己的視力糟糕的可以
會這樣說的原因,是在於這幾天只要看到缽屋三郎…就會覺得他好帥!

惡作劇成功而發笑的三郎、好帥
實戰訓練認真的三郎、好帥
對自己非常溫柔的三郎也

「這樣哪裡糟糕了?」
作為商談對象的久久知兵助這樣說,忍不住稍微吼出聲
「當然糟糕!」
不破雷藏抱著頭,苦惱

「因為,三郎明明是扮成自己的樣子的…覺得這樣很帥的我不就是自戀了嗎?!」
「你也想太多了吧。」又不是某個四年級生
久久知略為思考,然後丟下一句
「會不會是戀愛了?」
「才不是!」對方回嘴的快,只是這樣反而更可疑
「那這樣吧,如果你覺得三郎辦成喜姆也很帥的話,就表示你真的戀愛了」
「…………好吧。」


「三郎!辦成喜姆給我看!」
「好呀」
下一秒,雷藏掩面哭著跑走了
似乎還可以聽到他嘴裡發出『可惡為什麼還是好帥呀呀呀呀────』的慘叫

看著哭跑的雷藏、笑容詭異的三郎(雖然臉是喜姆)
一直站在一旁的竹谷終於忍不住開口…

「三郎,喜姆什麼時候變黃金獵犬了?」
─────────────────────────────────────────
> 三郎絕對有聽到那段話ˇ(笑)至於為什麼會聽到…
選項一,三郎不小心聽到久久跟雷藏的話
選項二,三郎豆腐套餐跟久久套好招的
選項三,其實那天的久久是三郎扮的(笑)
不管結果是什麼,雙子這配對都非常可愛ˇ





十、虹(與食)

一場小雨後,空氣顯得濕漉漉
委員會的學弟哭著大喊,他的寶貝蛞蝓不見了
或許是因為雨天,蛞蝓順著溼氣跑到外面了吧?

拗不過後輩同樣溼漉漉的眼睛,大伙分頭去尋找
沿著後輩口中說的,早上散步的路線來到後山
才發現滿路的蛞蝓多到誇張

在收集途中,看見了一名忍者…從穿著上判斷出來的
似乎不是任務途中,他視線一直停留在空中…走來走去、像在尋找什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