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貍貓沼澤地帶
關於部落格
轉貼歡迎❤附出處即可❤
  • 10222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MSN 接龍小說】平行線的交錯(久+竹+次)


一聲聲炙熱的蟬鳴劃破幕夏特有的凝固空氣,蟲鳴似乎推動著一絲絲微風懶洋洋地前進,正中午的太陽底下除了一副欣欣向榮的草木外,所有動物們的皮膚不約而同地滲出一層或多或少的燥汗。這樣的熱,理所當然的也傳染到盤坐在長屋裡的人了。
一頭烏黑長髮盤在頭頂上,久久知兵助正在翻閱火藥委員會的紀事簿,烏黑的大眼隨著一行行字有規律地移動,任誰看到都會認為這完完全全是一幅安逸闊適的場景。
可惜的是,此時此刻這人內心的火氣遠遠勝過外在的酷暑。
三郎這個混蛋!!!」白皙的臉孔不自覺的抽動著
「居然假扮成我跟食堂伯母要了全部的特製豆腐!!!!」
兵助只要想到三郎那傢伙一臉得意的品嘗他特地請伯母保存下來的極品豆腐,看到三郎那副嘴臉,真是氣的他牙癢癢狠狠的賞了那傢伙一拳………前提是他抓的到早就不知逃到哪去的三郎。
「午安啊〜兵助〜!」
一聲充滿朝氣的渾厚嗓音從頭頂上傳來
「喔、八左衛門」答人隨便的敷衍過去
「真用功啊…在查帳?」八左衛門也不在乎回應的冷漠,一屁股就坐在兵助的身旁。
「剛剛吃了一大堆豆腐大餐呢!三郎說是你招待的〜嘿!沒想到你居然會那麼大方呢!」
小麥色的臉龐露出滿足的笑容,一手還輕拍了飽脹的腹部幾下。
「等等要去藥草園除雜草,你來幫我好嗎?」
聞言,兵助的臉馬上開出一朵極其燦爛的微笑
「很好吃對吧?」兵助問
「是啊!超級好吃……嗯!兵助…你要幹麻!?」
「幫你拔雜草啊」笑容依舊
「啊啊謝謝………不過你拔的是我的頭髮耶!!」伸手拽住正在狠狠拉扯自己頭髮的手臂,竹谷一臉茫然的看著因被對陽光而看不清楚表情的兵助。
手指無情的扯著一大把髮絲「看這堆雜草在我的豆腐灌溉下長的多旺盛阿!!」笑容依舊燦爛,語調極其狠毒。
「但想想天氣這麼熱…光頭絕對更•涼•快•吧」
「不要擅自幫我決定啊啊啊啊痛痛痛痛痛──────
這樣下去不只頭毛、連頭皮都會被扯下來呀呀呀呀呀!!!竹谷強烈的在心中哭喊
五年級的長屋傳出如同殺豬般的哀號,悽慘的連正在批改考卷的木下老師都臉色發青
 
片刻後,兵助好心情的走出寢室。臉上的愉悅判若前幾分鐘還殺氣騰騰的燦笑
「喂!八左衛門!不是要除草?別再睡懶覺了快動身!」
然後兵助哼著歌,先一步的往藥草園前進
 
留下一名名叫竹谷八左衛門的〝物體〞陷入長眠…

「雜草也是有生命的…嗚嗚…真是名言佳句…」
在藥草園,邊淌淚邊慢速度除草的竹谷,臉上清晰可見幾處明顯的拳頭痕跡
嗚嗚…活著真好…用高級茶館的豆腐料理來換取生命還真不貴…雖然自己平日冒著生命危險、去民家捕捉毒蛇的微薄零用金可能會在那一餐後消失無存…
「喂、八左衛門」
「……什麼事」
背後那個讓自己頭毛品質又劣質到最下層(四年級斉藤タカ丸判斷),豪不客氣要求最高級的豆腐料理作為賠償心靈損失的元兇,兵助語帶疑惑的指著某處
 
「……有奇怪的生物」
「啊?」
順著指示的方向看去,不算遠的距離站著一個疑似人類的生物……不對、他就是人沒錯
「那個制服是三年級吧?哪裡奇怪?」不在乎的繼續低頭除草
「你仔細看清楚啦!」
兵助沒預告的抓著竹谷的頭顱,硬生生扭轉90度
竹谷再次無聲的慘叫
很痛啊啊啊!!兵助你下手也輕點我剛聽到〝喀〞一聲…」
「閉嘴安靜的看。」
冷冽的眼神透著『再吵把你四肢都折斷』,竹谷瞬間禁聲
沒關係我是好孩子我可以忍耐…被淚水模糊視線的竹谷,再度望向兵助手指的方向…
 
那個被豆腐小僧稱為『奇怪生物』的學弟,正抬頭循著太陽的方位…接著盯著手中推測是磁石的東西看。然後往右後方走去……卻在前進幾步後方向變換成左方、看起來並非刻意轉彎
不一會他又爬上了樹,卻在沒看到任何人影下來的情況下,那個學弟從另一邊的草叢鑽出…
 
像是蜂群採蜜時的八字舞蹈、卻又顯得毫無方向感可言的不斷徘徊在他們倆眼前…
真的是……
 
「………奇怪的生物」
「對吧?那個人在幹麻?………咦?消失了?
不愧是忍者…聽著兵助這樣讚賞,竹谷突然會意到什麼似的驚叫一聲
然後在兵助說「吵死了」準備抬腳往竹谷肚腹上踹去前三秒,他脫口說出…
 
「那個地方……有設置捕捉脫逃生物的陷阱!!」
話還沒說完,一陣急風就往竹谷手指的方向奔去,為了防止掉入陷阱兩人在樹枝間急速跳躍。不只附近連整個危險地帶都撤徹底底的搜了一圈後,奇怪卻找不到那一抹淡綠人影。
「你說這短短時間他能跑到哪兒去?」兵助蹲在樹幹上疑惑的問道。
「………………」竹谷認真的思考著,生物委員這次做的陷阱並沒能把人那麼大的東西給吞噬掉,搞不好他早就走出這一塊危險之地了……不過靠他那明顯的路癡走法可能嗎?
「我們回去吧。」懶的等待回答,兵助下了他已經走到安全地方的判斷。
兩人俐落的轉身就要跳躍,就在這時一絲微弱的呻吟傳進他倆耳裡…………..
 
「這裡發出來的」兩抹藏藍色的身影在一個極其隱密的洞穴旁站立著,也不能怪他們剛剛怎麼沒察覺到,近看就知道這個陷阱的製造者擁有非常高超的技巧。
奇怪的是,洞穴旁卻擺者一盤看似被踩過的碎豆腐
「看來綾部學弟這次要失望了呢」竹谷帶著嘲笑意味的眼神望向臉早已青一塊白一塊的豆腐小僧。
『開玩笑!喜八郎這小子太小看人了!憑他聰明如此怎麼可能第二次掉入同樣的陷阱裡?!……還是第三次…?第四次…?第5……』
「反正先把這傢伙救出來再說啦!!」惡狠狠的回答並伸手給仍在怪笑的雜草頭一記爆栗。
 
片刻
拍掉手上的塵土,「沒事吧?」兵助說
「謝謝學長,我沒事……」被救起的次屋三之助一身狼狽的坐在地上,修長的手指難為情地搔著發紅的臉頰。
「還好學弟捨不得某塊豆腐摔太嚴重,不然…嗚啊!」
看著不知為何突然打架的兩人…不,應該說是單方面的施暴,次屋呆呆的說「我想要走去七松學長的長屋,不知怎麼的卻掉到洞裡去了…嘿嘿…請問學長知道六年級的長屋怎麼走嘛?」
兩隻手不約而同的指者東方
「啊!謝謝。那我先走了」露出開心的笑容,次屋毫不猶豫的起身前進,細長的淺綠隨即消失在樹林裡。
而兩位學長看著仍指向東邊的手指,驚愕的吐出同一句話。
他走的是西邊啊………
 
錯愕歸錯愕,但畢竟精神方面也磨了五年之久、竹谷與兵助很快的就回神了。
「……看來還是不能不管他」
「…同意」
依照那種走法說不定會鬧出失蹤新聞,這樣不妙的想法使兩人馬上舉步追了上去。
這次眼尖的久久直接看到了正往岩壁爬去的那個身影
 
「停下,學弟!」
幸好還沒走遠…不過有哪個長屋是去的時候需要攀岩的呀!
忍住吐槽的久久先行動跳上岩壁,一把將次屋給抓了下來
哪有人回長屋是需要攀岩的啊!」竹谷倒直接當了吐槽役。
「……咦?沒有嗎?」
被安全送回平地的次屋這樣說…恍然大悟的樣子差點沒讓兩個上級生做出倒地的反應
「…難怪我覺得景色好像不一樣,還以為長屋換位置了」
看著次屋咕咕噥噥的歪著頭思考,竹谷垂下肩無奈的輕聲嘆氣…
「……我帶你去吧」
一向擅長照顧人的竹谷主動的握住了對方的手、而看到次屋起步又錯誤了方向,兵助也無猶豫的牽緊另一邊空出來的手掌
或許是在委員會照顧慣了學弟、兩個大男孩做起這種動作堪稱自然
 
「……對了,還沒問、你的名字?」
「…呃…三年綠組、次屋三之助」
簡單的做了自我介紹,儘管左右手被不甚熟識的兩位前輩給牽著走,但次屋似乎也習慣這種事情,沒有彆扭與抗拒的反應
 
「三年綠組?那你就是那個囉…名產
名產?
如果說五年綠組的名產是雙忍,那三年綠組便是謎子組合吧
……而且他應該是無自覺的那隻…兵助如此推斷著
不過那方向感也太誇張了吧、到底是怎麼樣的思考模式造成的?
───兵助沒發現,這是他除了豆腐以外,第一次對一件事物如此感興趣
「啊啊、原來你就是孫兵說的那個呀!有趣的新品種生物!
「孫兵?是伊組的孫兵嗎?」
從名產到被稱作新品種、感覺次屋離人類越來越遠了…雖然個性大剌剌的他不會去注意這種事情
 
「是呀,我跟孫兵同樣是生物委員…還沒介紹,我是五年綠組的竹谷八左衛門」
「……五年伊組,久久知兵助,火藥委員」
「喔!請多多指教!竹谷前輩、久久知前輩!」
用體委特有的活力招呼著,次屋充滿朝氣的笑顏讓兩人都染了好心情
 
從掌心傳來的溫熱給人一種安心的感覺,面對這兩個初次交談的前輩、次屋幾乎是無畏懼的與他們說說笑笑。兵助與竹谷本身是給人穩重及輕鬆的印象、自然的存在也是讓下級生喜歡親近的理由之ㄧ,次屋當然也不意外的對這兩個前輩有好感
 
不過次屋本身並不知道,他也是個讓人喜歡親近的存在

「喔喔!到了!」
「咦耶?原來這麼近呀!」
以正常的走法來說的確很近…兵助偷偷的樣起笑容。
安全的將次屋領到寢室門前、失去溫度的掌心有點空虛…於是出力緊握拳頭,卻難以掩蓋心中泛起的落寞…
 
不對!我在落寞的什麼鬼啊!?兵助震驚了一下隨即陷入沉思……突然間像想到了什麼似的瞪大眼睛!
「三之助!你還欠我一塊豆腐!在陷阱旁邊的那塊!」手指斷然的指向呆在門前的次屋。
沒錯!這傢伙剛剛把在陷阱旁〝應該〞給自己的豆腐給踩爛了!難怪心情會如此詭異,綾部準備的豆腐一定都是上好的,而這個超級大路癡卻〝活生生〞的把它〝〞了!氣剎我也!!
「快賠我!」毫不客氣的將手伸到次屋鼻前,也不管被索賠的人其實才是無辜受害者,碰到關於豆腐的事就抓狂的兵助一附理所當然地說著。
「咦?那塊是學長的?我…我不是故意踩到的,真的很抱歉!」語氣同表情一樣非常慌張,一雙大眼睛更是睜大到要掉出來似的。「那個…要怎麼賠呢?」次屋壓根也沒想到為何自己要賠償,擁有最大尺寸神經的他只想著別人的東西用壞就要賠。
『根本就不關次屋的事吧!?』現場唯一清醒的竹谷在內心吐槽著,一向心直口快的他為什麼不說出來呢?廢話!要知道為愛發狂中的豆腐小僧心腸可是一條黑到底,看他早些時候的慘狀就知道了,頭皮還在一抽一抽的疼呢!
『上天保佑』竹谷閉上雙眼默哀著
 
此時看著像隻迷路小鹿般慌張失措的次屋,兵助內心悄悄的升起一股想看看這學弟更驚慌、更著急的樣子的壞念頭,而念頭才一出現馬上有一個計畫跟著浮現出來。
「你過來」不由分說的牽起次屋的手,兵助往剛剛來的路走回去,怕學弟慘遭不測的竹谷也隨即跟了出來………其實也因為好奇這塊平時溫和的豆腐到底想做什麼?
 
只見一頭及腰的黑髮不停左右甩動著,其主人仔細的觀察四周像是在找東西。而次屋一副腦袋什麼都沒再想的表情任由人牽著到處走。突然兵助停下腳步
「你看」快速的把次屋還在發呆的腦袋拉近,兵助指著不遠的前方
「那裡有一盤豆腐,你去幫我拿回來,注意旁邊是陷阱別掉進去,把它砸碎你就完了」
綾部學弟到底做了多少個這種陷阱呀…搔著雜亂的髮頂,竹谷汗顏想著
 
「只要拿回來就好了嗎?」
完全不知嚴重性的發言,令竹谷替次屋捏了把冷汗。先撇開那個到連身為五年級的自己都看不出破綻的完美陷阱、次屋無自覺的路癡走法才是最大的問題…連有沒有辦法接近目標都不知道
 
「呃、兵助…還是我替…」替次屋學弟去拿…
話還沒全然說出,熟悉的殺氣視線讓竹谷從背脊涼到頭皮
原來你這麼想死嗯?八左衛門?』襲擊而來的壓迫感配上逼真的背景聲效,過去種種慘烈的心靈創傷猶如回憶跑馬燈,竹谷一瞬間後悔了自己為何要出生在世界上
 
對不起、次屋學弟!學長太無能了…抖著劇烈的身子,不忍心看到慘劇的竹谷選擇閉上眼睛。
說不定次屋就這樣出發然後失蹤個幾天、都還比弄碎豆腐被豆腐魔王處置都還好的多…不過如此一來兵助大概會把氣出在自己身上吧?算了我可以承受只要能救學弟…
 
「竹谷學長?你還好嗎?你臉色發黑耶…」「咦?
聞聲睜開了眼睛,次屋一臉擔心的站在自己眼前。再看向旁邊的久久…他神情十分複雜的端著一盤完整形狀的豆腐………咦咦咦?豆腐?!
 
騙人的吧!!
我是不是錯過什麼奇蹟來著?在自己陷入創傷的期間發生啥事?腦袋亂糟糟的打轉,竹谷不可置信的望著眼前這個神奇到不可思議的學弟……總而言之?安全過關?
腦袋接收到這訊息的竹谷突然放心的無力跪下
 
「哇啊?!前輩?你怎麼了?!」
「哈哈、我沒問題…總之三之助你沒事就好了…」
似乎沒注意到自己不小心親暱的叫了對方的名字…竹谷安心的笑了出來
隨即次屋呆了幾秒,也跟著回應笑容
 
「竹谷學長果然還是笑的時候好看」
次屋發自內心這樣說,卻沒注意到他的這句話讓對方產生不自然的驚顫…
 
奇怪!真的是太奇怪了!!前一秒鐘他還是往陷阱的方向走去,才一瞇眼那人已拿著豆腐從自己背後的樹叢鑽出來了!難…難不成這個愣頭愣腦的傢伙其實是個天才忍者!?
兵助難以置信的想著。
「不可能的事!!難不成喜八郎他沒在那設陷阱?!」驚訝至極的兵助想都沒想就朝原本擺著豆腐的地方直直前進,而也確實的証實了猜測
因為他才走個10來步就從地面上消失。
「兵助!」「學長!」
兩人馬上跑向凹陷的土地(竹谷不忘牽著次屋),只見一身髒亂的兵助正撫者頭輕聲地喊疼。
「沒事吧?我馬上拉你出來!」就在正要伸出手時,竹谷的肩頭卻被輕輕的壓住。
「…………綾部!?」回過頭只看見面無表情的紫衣人悠悠地站在身後,一雙水靈的大眼卻不知道在看什麼沒有焦距。
沒有回話,綾部俯身下去輕鬆一拉就把個頭跟他一樣的兵助抬了起來。
「摔疼了?」語調沒有高低起伏,綾部對著一直搓揉後腦勺的人兒說著
「嗯…沒大礙,冰敷一下就好了。」揉著已經起包的腦袋,兵助一附習以為常的態度回答,喜八郎這傢伙啊,搞不清楚到底想幹麻特愛看他摔倒,想罵人嘛,看到他微微歪著頭遞出細心為自己準備的傷藥…這口氣……唉……
 
「學長,我陪你到保健室吧!」次屋著急的說著,伸手就要拉兵助的衣袖,可是伸在半空手卻被硬生生擋住。
「…………」無語,綾部牽著兵助的手轉身就走,一瞬間淡淡的看了楞住的次屋一眼。
這個眼神!?竹谷的眉心立刻縐成一團,要是他沒看錯…這個眼神瞬間閃過了一陣…敵意!?
「哈哈哈!有那個厲害角色帶著沒問題的啦!」
帶著爽朗的笑聲,一個高大的身影突然出現在他們眼前,七松小平太懶懶地倚著樹幹,意味深長的看著傻愣在眼前的兩人。
「啊!七松學長!我正好要去找你呢!」回神過來的次屋開心的笑著
「還辛苦人家把你帶到……這裡來啦?」七松搖頭看了那笨小子一眼,苦笑說道
竹谷狠狠的震了一下,他全都看見了!?
「那、沒事的話,我要繼續去除草了」趕緊轉過身,精壯的背不自覺得滲出冷汗,雖然他並沒有作弄次屋,雖然他想再跟這令人安心的學弟相處久一點………
「竹谷學長!」一聲精神飽滿的呼喊令他停下腳步
「謝謝你喔!」映入眼簾的,是一張笑的非常溫暖的臉龐
溫暖到令竹谷呆了一下
下意識地,他也回了一個大大的燦笑
 
直到看不見人影,七松打了還在傻笑的次屋一拳。
「你〝人緣〞很好嘛!」
「嗯?有嗎?」
七松看著滿臉困惑的次屋,大笑了幾聲後就自個兒往回走
「咦?等等啊!學長!!」著急的跟上腳步,兩人的背影逐漸掩沒在越發越紅的夕陽之中,幕蟬依舊毫不間斷的鳴唱著,一直到深夜才漸漸地剪了聲音。
 
END

後記:
 
榕榕棒透了啦!!不准你搶先告白我老早就愛死你了!!(撲上去!)
 
決定寫這篇的起因似乎是糟糕榕在猜我那篇恥文的密碼XD
 
榕:猜到最後根本就是私心了

榕:想著『我想看竹谷+豆腐X次屋』所以就打了

榕:……果然錯了(掩面)

一:……………(嘴巴開開)

一:這個配對沒想過呀!!!好讚!!聽起來超萌!!!(尖叫)

榕:很讚對吧!(賭神臉)
 
於是一拍即合的就來寫接龍文了XDDD
 
啊!不過成果很意外噫!超清純的啦!

說成健全也不為過的純愛篇嘎嘎嘎!!!
(尖叫)
 
對話(詳情請看榕榕寫的反而比本文糟糕許多是安怎嘎嘎嘎嘎!!!
 
不過還是算尺度內的對話喔嘎嘎嘎嘎!!!
 
【↑純屬個人內心定義(慢著!)】
 
結論!
 
其實糟糕榕跟不自重一根本沒有很糟糕跟不自重 該把持理性時還是做得到 平常的崩壞是電線LL造成的所以最糟糕的是LL 謝謝大家
【被LL獵奇分解XDDD】

>>>>LL對不起我錯了最糟糕的是我不要分解竹谷呀呀呀~~~~~~~~~~~~~~~~
 
榕之助跟三之助大好!(拇指)
 
以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