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貍貓沼澤地帶
關於部落格
轉貼歡迎❤附出處即可❤
  • 102677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忍亂】一萬打感謝小話 X10



抱抱。(鷹久久)

「我是乳酸菌你是牛乳!」展開雙臂
「加在一起就是可爾必思!!」緊緊抱在一起
這是下級生最近流行的遊戲,孩子總是在擁抱的過程中笑的天真
 
意外的是,許多上級生們也樂於玩這個遊戲
有個藉口抱抱可愛的學弟有何不樂?五年級的學級委員長一臉愉悅的笑談
 
火藥倉庫內,就有個做這種事情絲毫不會有違和感的高年級生
「伊助跟三郎次是乳酸菌〜〜我是牛乳!」
「哇哈哈哈〜〜我們是可爾必思
「齊、齊藤前輩別鬧啦!我工作還沒做完!」
 
沒錯,就是齊藤鷹丸。那人明明有跟六年生一樣的青春期年齡,但抱起人來那種傻呼呼的樣子卻又令人覺得他天真的自然
 
久久知站在角落清點著火藥罐數量,一邊偷瞄與孩子們抱在一起的鷹丸
 
『我喜歡久久知前輩喲!』
前些日子他對自己說了這樣的告白詞…笑容如同現在一樣的單純天真
……但又因為太天真,總感覺有些膚淺
 
「久久知前輩!」回過神,發現伊助不知何時站到自己旁邊。
他伸出小小的雙手、朝著久久知露出發暖可愛的笑顏「我是乳酸菌
 
……啊,好可愛ˇ
 
「我是牛乳喔」沒有多想的回抱,小孩子偏高的體溫令久久知的憂鬱稍稍抹煞
抬起頭,看到那個打算偷偷逃走的青藏色
「三郎次,你也過來。」
「咦耶?!」
比起自身年齡還早熟的三郎次、正值與人親密會尷尬的青春期,所以扭扭捏捏的不願過去
反而是身後的鷹丸嘻嘻笑著張開雙臂
 
「哇哇!久久知前輩我也要!我是乳
「我不要你抱。」
「欸?」
那句絲毫沒猶豫的台詞,讓本來就暗的火藥庫霎那間冷了幾分。
三郎次看著氣氛不對勁馬上下了正確判斷───把一臉不知情的伊助拉離現場。
 
現在空間僅僅剩下久久知與鷹丸兩人
 
看著滿臉錯愕、臉色半黑的鷹丸,久久知突然覺得他有些可憐
……我的意思是」一字一句清楚的環繞在狹小的空間「我不要你用遊戲的心態抱我。」
白皙的雙腴染了可疑的赭色…這變化讓鷹丸突然補足了100%的元氣!
 
「不管是遊戲還是平常,我對久久知前輩都是認真的喲!」他跟平常一樣又笑,在抱住久久知的同時,久久知發現到鷹丸明顯上升的體溫……
 
原來這份擁抱是認真的呀…他安心的將體重全部埋入鷹丸的懷中。
貪婪的享受對方的溫度及真心久久知感覺對方更緊的擁抱
 
以及
 
………喂,乳酸菌不會摸人屁股吧
或許他沒有我想的這麼天真也不一定……久久知想。
──────────────────────────────────────
>感謝LL指定ˇ 話說最後一句是為了因應『鷹丸大色貓』而寫的ˇ(何?!)
插圖請來這篇看吧!H無理啦可惡的傢伙!(笑)
是說本有句『據說會計委員長玩這遊戲嚇哭了下級生』,但文次郎太可憐所以刪了XDDD
 
 

 
 甜蜜不運文。(金藤)

「上次真的非常對不起!浦風前輩!」
看著眼前這個向自己鞠躬道歉的一年級生,藤內實在沒有該人的任何印象
對方倒十分配合的自顧解釋起來
「我練劍常會太投入,所以才會不小心撞到前輩、還害前輩把亂太郎剛洗好的衣服弄垮…真的非常對不起!」
「練劍……啊啊、你是上次那個一年葉組的?」
藤內想起來了雖然是個寧可忘掉的記憶。
明明只是想找個地方安靜自習的,卻不知為何倒楣的一直遇上葉組學弟
結果最後還是沒讀到書…考試也……唉唉。藤內不禁皺眉
 
「真的非常對不起!」
…算了啦…我沒放在心上…
面對特地前來道歉的學弟實在沒理由刁難藤內壓著太陽穴苦笑道
「不行啦!我一定要用行動表示歉意才行!」
「行動?」
還沒來得及問具體的內容,藤內就看著對方墊起腳尖
然後臉頰被軟軟的東西碰上發出『啾』的聲音…………『啾』?
 
他,被親了?
 
「咦咦咦咦咦咦你你你你……」臉瞬間染紅的藤內,嘴巴一開一合像鯉魚般、語無倫次
「我叫金吾,前輩!」
────金吾!你做什麼?!!」
「因為」後者儍儍揚起無害的微笑「七松前輩說要道歉這樣做最有誠意!」
然後小小的臉再次湊近,在藤內另一邊的臉頰印出光澤的聲響
 
「七松前輩說這樣也可以代表感謝…喔對這是亂太郎的份!他說前輩洗的衣服特別乾淨」
「〜〜〜〜〜〜〜〜!!!」這次是爆紅的音效
冷靜點呀藤內!對方只是個一年級、只是被親了臉頰、只是普通的感謝動作…
試圖讓混亂的腦袋恢復,藤內卻看到金吾天真的面孔又再次接近自己…
「差點忘了!還有霧丸、新兵衛他們的份…」
 
「─────-不用了!!!」浦風藤內(12)終於忍不住大叫,同時他在心中強烈發誓
下次絕對不要跟一年葉組扯上任何關係!
──────────────────────────────────────
> 感謝西亞指定ˇ一次送了兩隻萌物給你啦喔喔喔!雖然崩壞啦喔喔喔!(靠!)
居然親下去啦…金吾,不愧是身 體 行 動 派的體委XDD
反正既然都要寫配對了所以乾脆多點肢體接觸(笑)這篇字數控制的相當滿意呢ˇ
 
 

 
 笑容、其一。(與食)
 
「你好,我是食滿留三郎,請多指教!」
從那天看見他的笑容,錫高與四郎就確定他淪陷了。
 
那之後與四郎不顧風魔學園到忍術學園的遙遠路程,只要有空便會來到這偷看那個笑容
被這裡的事務員追趕多次後,與四郎學會了假借探親之名來更親近他
不知不覺熟識了,熟了以後看見了他的更多表情生氣的、開懷的、無奈的、害羞的
不過與四郎還是認為他的笑容是最好看的。
 
好喜歡、好喜歡他喲!
這樣的想法一天天強烈終於那天忍不住親了他。
本來以為會被狠狠打一拳不過意外的沒有
他紅了整張臉,害羞的垂下了頭不得了了!可愛、超級可愛!
 
「留三郎!我喜歡你!」
……早就知道了啦…笨蛋…」他低著頭小小聲的說了…好奇他現在的表情而低下頭瞧看
啊啊!他居然在笑!掺著害羞跟得意的笑容真的是超級可愛〜〜〜〜!!!
於是與四郎又情不自禁的吻了上去。
 
 
 笑容、其二。(與食)

「留三郎!我們來做愛!」結束完親吻後,順著氣氛發展的錫高與四郎興奮大叫
不過這回換來的是食滿鐵錚錚的拳頭,落點理所當然在那張笑的過於燦爛的臉上
 
「少得意忘形了,與四郎」這樣說的食滿嘴角依然上揚,細瞇的眼睛疑似散發出黑色霧氣
啊啊這樣的笑容也好漂亮嘴角淌下源源的鮮血,與四郎在昏厥前想著
──────────────────────────────────────
>感謝夭謬指定ˇ 也是寫的很順的一篇!不過因為太順了反而沒法多增加一字XDDD
所以另外加寫一篇極短小話ˇ……難道我的突發奇想就只能是這種糟糕點嘛orz
第一句台詞是夭謬落亂本的46食初見面介紹ˇ墜入愛河的瞬間好棒呼呼ˇ
 
 

 
生存遊戲。(食文)
 
文次郎最近常從噩夢中醒來;越接近畢業時刻,次數越是頻繁
黑色的夢境,總是染著死亡的味道
 
以前不會這樣的。
文次郎還記得忍務第一次濺了鮮血的雙手,隔日仍泰若自然拿起早飯的情景
他明白這落差的主要原因────那次食滿留三郎帶著嚴重的傷口回來
 
不禁咒罵自己為何要想起、戰場可以輕易奪去人命這事實
誰也不能擔保畢業後,那個令人火大的身影能隨時直挺挺的站在眼前
或許連對方是否還存活在世都無法得知
 
想到這,文次郎按住自己的雙臂努力制止顫抖,他一向不容許自己表現出弱勢的模樣
瞥眼,睡在旁邊的仙藏正持續發出規律的呼吸聲,知道室友的淺眠習慣、感謝他難得的體貼,文次郎隨手抓了件外掛便離開寢室
 
 
跳上屋頂,文次郎不意外發現食滿早就待在上頭
他們倆雖感情猶於犬猿,卻也有著某方面的默契
 
「喂,食滿留三郎」開口,卻在四目相交的霎那,文次郎聽到自己的抽氣聲
滿月的映照下,文次郎清楚看見食滿的臉上有著不輸自己的黑眼圈
那時他沒有再多想的衝上前去,緊緊揣住了對方衣領食滿幾乎在同時間做出了同樣的回敬、文次郎感覺肩膀被抓的疼痛像是拼命尋求浮木的溺水之人、掌心陣陣灼熱與疲憊
 
「食滿,來比賽吧!」文次郎從不逃避、兩眼直勾勾的瞪著眼前那張他衝動想毆打卻又不自覺被吸引的臉。「來比賽、比對方早死的人就輸了」
 
而且我不准你輸
最後一句話,雖然嘶啞卻異常清楚…幾隻從歇息中被驚起的鳥兒展翅飛向滿月
 
然後是沉默。僅有的是堅定的目光交會、及沒有半點風的無瀾空氣
時間只過了幾分鐘、但錯覺下似乎已經逝去幾時辰
終於在最後食滿傳出低喃
 
「這對我來說不公平吧」感嘆的語調令文次郎皺起眉,然後他發現食滿眼中的挑釁意味
「你可是從沒在我的腦中死過一回喔,潮江。」
咧嘴露出的自負微笑、在文次郎眼裡叫作『囂張』。突然覺得心情舒暢多了雖然那句變相的告白老實說有點令人作噁就是
 
或許是文次郎表情嫌惡的太明顯
食滿「切」了一聲咬上他接下來即將破壞氣氛的唇辦
──────────────────────────────────────
> 感謝榕榕指定ˇ話說食文這對個性真是又直接又彆扭呀可惡!(何?)
本來是超過1200字的(爆!)很努力的縮減結果控制在8百字以內(死)
明明是小話卻寫的越來越冗長是安怎?真羨慕那些寫文簡短又很有意境的大手
 
順便一提,在我心中最沒法縮短的是H文!(沒人問你!)
 
 

 
襲擊。(綾仙)

「又到了愉快的委員會時間啦!」我雀躍的笑說
聽到這句話的團藏跟金吾露出猶如末日般的神情,不過反而令我的愉悅加分
 
一蹦一跳的來到作法委員會專用會議室,打開門就看見我最尊敬ˋ那個猶如神一樣的男人
 「立花前輩!今天也請你多多指教!」
「呵〜兵太夫你今天精神也很好呢。」
 
立花仙藏,我們偉大的作法委員長
成績優秀腦袋機靈,尤其是他總是掛著冷靜的笑容對著旁人(多指會計委員長)惡作劇
 
…不,那已經超越惡作劇的境界!那是藝術!美妙的陷阱藝術!
身為陷阱愛好者的我來說,立花前輩是無人能挑戰的存在
 
「前輩你看〜這是我昨晚想的陷阱設計圖…」
「……兵太夫!別動!!」
「欸欸??」
立花前輩突然喝止了我前進,然後他瞇起眼睛盯著我面前的木質地板…
練起桌上一枝毛筆往前擲去。
 
『喀、』『刷!』,瞬間毛筆所在的地板出現一個凹槽!
這景象害我捏了把冷汗…如果剛在往前走、那掉進那個看似不淺的地道的就會是我了
立花前輩有點不悅的挑了柳眉,轉頭
 
「─────喜八郎!!我不是說過不准對同伴下手嗎!」
「嘖,果然還是洞穴類的陷阱比較好做…」
「喜八郎!!」
 
綾部喜八郎,是我們委員會的四年級前輩
他平常總是沒什麼表情,還有喜歡帶著鏟子在學園內到處做陷阱
除此之外就…我對綾部前輩的認知很少,應該說他本身就是個謎樣的人吧
 
被訓話完的綾部前輩一邊噘著嘴一邊按著後腦杓,看來剛剛給委員長敲了一記暴栗
他一屁股坐在我旁邊,雖然表情一樣沒什麼起伏但明顯的心情不佳
 
似乎知道我在偷瞄他,綾部前輩難得主動跟我交談
「……剛剛那個陷阱,其實真正的目標是委員長喔」
「咦?不可能吧?」我很訝異有人敢對立花前輩這樣做「綾部前輩你好有膽識喔…」
「膽識?這叫下剋上。」
 
「我進入學園設下過各式各樣的陷阱不過只有前輩沒掉進去過 」綾部前輩語氣很輕鬆
「很不甘心呀,所以一直觀察他…卻發現視線越來越不能離開他」
「結果反而是我掉進去他的陷阱」
 
「立花前輩的陷阱?」
聽到我的疑問,綾部前輩伸出手指觸在自己的左胸膛「這裡的陷阱啦」
我還是不懂,綾部前輩說我還是小鬼…真令人生氣!
 
「反正、總有一天我會襲擊成功的」他側過臉,眼神直盯著在研究設計圖的立花前輩
 「下次一定要他陷下去」綾部前輩難得的笑了…
 
……那個任誰都會不禁發毛的狂妄微笑,我卻覺得美呆了…
 
 
「又到了愉快的委員會時間啦!」我雀躍的笑說
團藏跟金吾再次露出末日般的神情,不過這回我直接讓他們腳底下的地板消失!
 
一蹦一跳的來到作法委員會專用會議室,打開門就看見我最尊敬ˋ那個猶如神一樣的男人
 「綾部前輩!今天也請你多多指教!」
「……喔。」
──────────────────────────────────────
>感謝光光指定ˇ兵太夫為第一人稱的作法委員會的綾仙ˇ……真的好長呀!(吼吼)
因為三人都是s所以稍為把兵太夫漂白了ˇ(←官方說法)
機關的描寫有困難到XDDD 仙藏拿綾部沒輒、原作設定的超讚呀ˇ(拇指XD)
 
 


雨夜。(彥庄伊)
 
第一次的實習忍務,你讓手裡劍染上鮮紅
你的神情如同當晚無月的夜色,黯了令人恐慌
嘩啦嘩啦,我試圖說話,你卻像木樁般毫無反應
然,回到學園時,他舉著燭燈走了出來…
一句話沒說,你抱住了他…抱住了那個在三更的夜晚,卻依然在等你回歸的人
黑暗中他手中的小小光明,模糊了我的視線
 
那一次我看到你像平常人的一面,脆弱
那一次我聽見自己心臟的聲音──急速冷卻。
 
滴答,我想那晚應該有下雨吧。我的腳旁有明顯的水漬
 
 
「今天是五十夜呀…」 「好像是呢…喏,彥四郎」
有默契的接下你遞來的茶水,然後聽見你開口難得不是談忍務的事
 
「你的那杯有茶梗,會有好運喔」
…真難得,我還以為你不會相信這種無稽之談」旋了旋杯子,啜飲
「是嗎?」你舒展臉上的肌肉,自然的笑了「聽伊助說的」
 
我沒有立刻回話。
 
…印象中升上高年級後,你總是崩著一張臉
很不幸的我發現(或許太明顯),你常常只有在談到他的名字時才會展出笑顏
 
「如果是幸運的那待會會下雨吧。」再飲了一口茶,遠比第一口來的苦澀
「啊?」你不解「為何?」
……我現在最希望的,就是上天趕快下雨」
「奇怪的彥四郎」你又笑了
 
…因為…如果天不下雨…
 
                                …………就沒有人可以代替我哭呀。
──────────────────────────────────────
>感謝湯圓指定ˇ 因為配對非常有愛所以寫超順的XDDDD
不是我再說這種單戀文怎麼這麼好寫!(笑)順手到我邊笑邊讓角色哭說XDDDD(你!)
………對不起,彥四郎真的超級可憐的啦…(掩面)還有、庄伊大好ˇ(咦咦?!)
 


盛夏。(久久鷹)
 
「好熱
從密不通風的火藥倉庫走出,久久知挽起了及腰的長髮抱怨著
這最酷暑的這個時期,長髮的存在只會徒增濕熱感
想到著久久知忍不住歎息呢喃
 
「乾脆把頭髮剪掉算了
框啷框!背後硬生生傳來東西砸落在地的聲響
回頭一看是那個比自己多一歲卻身穿四年生制服的齊藤鷹丸腳邊的水杯還在滾動著
幸好現在不是在整理火藥,久久知也只能那麼安慰自己
 
「鷹丸!你也小心…
「要剪掉嗎?」
應聲注意看,鷹丸癟著嘴一副快哭的樣子
這個表情與某個小氣著名的一年級後輩大喊『太可惜了啦〜〜〜』的神情是一樣的。
 
「這麼漂亮的頭髮要剪掉太可惜了啦〜
淚珠在打轉眼窩邊打轉,噘起的貓嘴果不其然的吐出了對美髮的執著
不過鷹丸、身為一個美髮師,基本上不能因為客人的頭髮漂亮就拒絕剪髮吧?
 
「可是很熱的呀晚上睡覺盤起來也麻煩」
「我可以幫你!!」
像是小貓突然看到逗貓棒般的跳起來、鷹丸衝到久久知面前
眼神帶著閃亮的希望,露出與髮色一樣金燦的笑靨
 
「我幫你!晚上我過去幫前輩盤頭髮!」
「欸?每晚?」
「嗯!每晚!還有洗澡前、起床後都可以!」
……開始有點懷疑在鷹丸眼中自己的頭髮是不是就像貓咪最愛的上等毛線球
不過也沒辦法拒絕那個透著哀求的瞳孔就是
 
「………好吧、那就麻煩你了」
「好耶〜!!」
貓嘴很大的向上勾,鷹丸愉悅的可愛表情讓久久知忍不住笑了
 
每天嗎……那應該也值得啦。
──────────────────────────────────────
>感謝阿蘋指定ˇ 其實這篇是我最早寫完的耶XDDDDD
其實久久鷹跟鷹久久的差別、只在於鷹丸是天然貓還是大色貓吧ˇ(噗!)
…赫然發現兩篇久久都沒有提到豆腐?!原來久久愛鷹丸大於豆腐?!(靠、別脫罪!)
 
 


墨條。(兵亂)

第一次為了借墨條、猜拳輸了,所以有機會見識了所謂的機關屋
當下真覺得兵太夫是個天才!
握著他的手直誇讚、那抹臉紅也當他是因為誇獎而害羞
 
但第一次的墨條,在衝出機關屋的水路中給融化了。
 
 
第二次墨條又用完了、猜拳再輸,再次被兵太夫領著進入機關屋
過程中兵太夫以「機關屋改良過的了很危險」,所以手一直是牽著
這次的時間比上次久,感覺像是刻意被繞了遠路錯覺吧?
 
第二次的墨條,借到了但只有少量
兵太夫說他剛好快用完了、下次才要補貨
 
因為量過少,很快又用完了。
第三次本想自己去買,但對於去機關屋這件事不知怎麼的有些意猶未盡,所以再猜拳
 
可是這次我贏了……不知為何感到遺憾
 
想著霧丸跟兵太夫在機關屋裡遊玩的情景,令人吃味,為什麼呢?
但奇怪的,霧丸不到三分鐘就回來了。手裡帶著墨條
難到這次沒把墨條放進機關屋?腦袋裡不是很仔細去研究這個問題
 
第四次、第五次漸漸的,拿墨條不需要猜拳,自願去的
每一次都依然進去機關屋,似乎愛上了那個新奇與手上的溫度
 
 
然後那天跟三治郎閒聊,聊到為了拿墨條進去機關屋的事情
三治郎睜著圓圓的大眼,疑惑的說了「奇怪?」
 
「我記得兵太夫的墨條都放在桌上呀?一走進去就可以拿到吧?」

『轟』的一聲,突然覺得慣性被兵太夫牽住的手異常發燙
馬上起身跑了起來從沒跑出過這樣快的速度
 
這才頓悟到天才的兵太夫、跟庄左衛門的領導型秀才不同
兵太夫的聰明、是擅長一人作業的
一個人設計局面、一個人完成作業,然後等目標乖乖上鉤……他只等待成功
 
「兵太夫!」
「啊?借墨條嗎?」他跟以往一樣的笑,不過得到的回答是搖頭
 
「以後,我想逛機關屋時,可以隨時來嗎?」
………當然!」
 
總是自信的笑容現在看來又囂張幾分
看著這樣的笑容,我想他八成是得到成功的結局了
 
果然是個天才
──────────────────────────────────────
>感謝唉唷指定ˇ 老實說這篇兵亂糾結超久XDD 我栽在阿亂手中啦阿亂!(掩面抖)
所以說那回動畫果然是陰謀嘛!(笑)那種機關室怎麼看都是調ˇ教ˇ室ˇ(靠!)
兵太夫這孩子真是不可小歔ˇ最後,我還是對主角苦手呀…orz
 
 

 
自重。(仙食)

潮江文次郎出任務的那幾天,立花仙藏陷入極度的無聊狀態
失去了可以欺負的頭號玩具,女王陛下開始想著有誰可以是替代的目標
 
七松小平太?…卻下。可能還沒S到人自己先體力虛脫而死
中在家長次?……欺負他也沒反應,重點是自己私心作祟就是不想欺負他
善法寺伊作?……還沒開始S他就先自行不運了吧
食滿留三郎?…………食滿…………留三郎……?
 
「立花仙藏!!你到底想幹麻呀!!」前幾分鐘接受了陷阱、飛劍、火藥等洗禮,最後被五花大綁在樹幹的食滿,對著這一切的元兇大吼著
那個以S人為休閒的王者,只是露出一貫高雅的微笑
 
「你跟我想的一樣呢留三郎M的本質跟文次郎有得拼」
「誰想跟潮江文次郎那傢伙拼這種事呀!!」
怒氣沖沖的反應讓仙藏笑的更燦了。他悠悠的抬起食滿的下巴,溼熱的舌根在紅燙的耳漩上挑逗,惹得食滿不住的顫抖
 
「留三郎,你挺可愛的」有玩弄的價值,仙藏像是發現新玩具般興奮
「如果滴蠟油在你可愛的臉上或是在體毛上點火你會有什麼反應呢…呵呵」從容的一派優雅,仙藏的這般話卻讓食滿臉色由紅轉白
 
我聽不到我聽不到這是錯覺這是錯覺這是錯覺食滿懷著強烈恐懼正說服自己得了幻聽
可是仙藏認真的表情卻又讓他無法無視
 
就在食滿放下男性尊嚴打算大呼求救時,他瞧見自家前輩一臉不知情的跑來
食滿前輩〜〜
「新兵衛!喜三太!你們快逃呀這裡很危險……咦?」
語停,食滿看到前一秒還掛著鬼畜表情的仙藏,正在用百米的光速奔逃著
 
食滿留三郎……因為嚴禁守護神的關係而得救了。
 
 
「啊啊文次郎你快回來吧〜〜
地下女王立花仙藏,學園最冷靜的男人,正期盼著他最愛的玩具可以早日回歸
遠方執行任務的文次郎因而打了好大的冷顫
──────────────────────────────────────
>感謝殊殊指定ˇ既然你題目都如此了那我也照做啦喀喀喀…(誤很大!)
────台詞超不自重是安怎呀呀呀呀呀呀!!!!(掩面逃走)
申明!這台詞是從漫畫看來的喔!我沒那齷齪本領想出這東西…是真的啦!!XDDD
 
 

 
泛著淚光。(文 + X小)

小平太病了。
這個消息凡聽到的人無一沒有不張大嘴下巴碰地的,可是這是事實。
小平太病了、而且十分嚴重
 
高燒、暈眩、腹痛、作嘔、抽搐
彷彿一年365天該分配好的疾病一次全集中到了那隻總是活力過頭的過動大型犬身上
代表六年伊組來探病的仙藏跟文次郎,一進保健室就被這違和的景象給嚇楞
 
虛弱地躺在床褥上的小平太,因為高溫染紅了平時健康的膚色、痛苦濕潤了總是神采奕奕的雙眸,豐厚的雙唇微微吐著熱息原先蓬鬆的散髮因為薄汗而黏了幾縷在額頭上
 
不知為何,文次郎總覺得腦袋熱氣奔騰的,他甩了甩頭
不知為何,仙藏嗅到有點性感的情色味,他瞇起細眼
 
首先回神的是仙藏。
不疾不徐的端出一碗還微冒熱氣的藥湯,露出一貫高雅卻透著溺寵的微笑
───那是只有小平太才能享有。
 
「小平太,伊作有交待這個時間要提醒你吃藥」細心的搖動木匙好讓藥湯快些散涼
就看小平太不明顯的征了一下,沙啞的聲音悶悶傳出
………我不要吃藥好苦」一開口就是任性。
雖然人家說生病的人有本錢耍孩子氣不過遺憾的是,對於把吃苦當吃補的地獄委員長來說無疑是反效果────當然這跟小平太平常就很我行我素的原因有很大關聯。
 
「男子漢大丈夫怕什麼苦!乖乖吃下去就對了!」
文次郎熱血的嗓門聽起來像是發怒,儘管他只是因為擔心而反應過度。
一看任性被毫不同情的駁回,一股委屈讓小平太癟起嘴,下個哽咽就哭鬧起來
 
「我不要我不要啦!人家長次都不會這樣!文次郎是壞人啦!」
「都幾歲了不要像個小孩子!」
也不管對方是不是病人,一向沒什麼耐心的文次郎一手抓過藥湯,一手掐住小平太的下顎就要強灌。小平太看著那碗顏色跟氣味都詭異的湯藥緩緩逼近自己,恐慌的逼出更多淚水
 
在一旁冷靜看著這光景的仙藏,優美的唇線緩緩開啟
「文次郎,你這樣好像虐待動物的大叔」
「少囉唆!」彷彿戳中內心話。
說實話,小平太現在的表情的確像隻受委屈的可憐小狗,那雙沾滿霧氣的瞳孔使文次郎不爭氣的心動了
 
聽見有人幫自己說話,小平太一個使勁掙脫文次郎的手掌就往仙藏懷裡鑽
「小仙救我啦…我不要吃藥…」不得不承認,小平太淚眼婆娑的模樣對仙藏實在很受用
但為難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