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貍貓沼澤地帶
關於部落格
轉貼歡迎❤附出處即可❤
  • 102898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忍亂】小話X10



一、繡球花。(食文)

「到底是哪個混帳呀───!!」會計室傳出一聲怒咆
 
這已經是這個月來的第五次、
走進會計室發現桌上給人擺上了一團鮮花。
 
根據長次說法那是繡球花…花期正是當季所處的梅雨時期
這種花的味道不重…但由於次數過多,搞的現在會計室有非常明顯的花味
更害的他被仙藏譏笑說『文次郎你真的跟花香不搭呀!』
 
雖然也不是沒妄想、可能是某個景仰自己的女孩偷偷放的但一想到對面圍牆的ㄑ加一女忍者們…瞬間冷顫,文次郎(包括多數學生)強烈打賭她們決不可能做出這種事
 
暴怒的將漂亮的花團全數灑回外頭的土壤,好巧不巧遇到此刻最不想看到的死對頭
「哈哈!會計室又被放花啦?潮江
食滿譏笑的嘴角讓文次郎怒火中燒,他咬牙切齒的擠出一個笑容反諷回去
 
「怎麼你羨慕嗎?哼哼、受歡迎也挺累人的呢!」
「受歡迎?」沒有達到預期的目的,反而讓食滿更囂張罷
「潮江!你不會不知道繡球花的花語吧?」
本想怒吼回去『誰需要知道這種女孩子家的事!』,但文次郎錯失時機
 
「我想想花語代表著『善變』、『無情』、『冷漠的人』
伸出細長的手指細數,食滿樂見對方的臉色越來越差
 
「喔喔不愧是地獄委員長呀!果然受歡迎
「靠!食滿留三郎你想打架不成!」
「哼!我奉陪……哈、哈啾!」才剛擺好架勢,就被不自主噴嚏給壞了形象
 
「…………。」靠、超糗!食滿忍不住想
 
閉著眼等著對方接下來的嘲笑,不過意外的沒有
反而是一條擦臉布不失力道的扔在自己臉上
 
「當本大爺施捨給你,跟感冒的人打架就算打贏了也沒什麼好驕傲的」
望著文次郎離去的背影,食滿抓著那條布巾,呆了好一會
 
「感冒呀……」很小聲的呢喃…恐怕只有外頭的花叢聽的到
「誰叫繡球花都是下雨天才開的
 
淡淡的花香、淡淡的雨味
即使枯萎的再悽慘,只要一場甘霖便能再次開出美艷的花團
 
繡球花的花語是『善變』、『無情』、『冷漠的人』
還有……
 
「 〝希望〞 …是嗎?」
外頭的天空,又似漂下濛濛細雨
或許明早,繡球花會再次綻放在會計室。
──────────────────────────────────────
>也是榕榕的敲竹槓! 你這傢伙居然敲了我這麼多腦細胞吼吼吼!
不過看在你讓我精 蟲活耀很多次就原諒妳哼哼!(靠、閉嘴!)
很喜歡繡球花喲ˇ 但滿少有機會瞧見的真可惜…
 

 
痛。(富次)
 
半夜,被小小的、壓抑過的哭泣聲吵醒
睜開眼皮後看到同寢室的次屋捲曲身子──像是要把自己擠成一團的緊繃
 
一瞬間左胸口抽痛
 
「三之助、怎麼了?」慌張的接近,但手才剛接觸他的雙肩,就被大幅的抽動給驚嚇
頭盧埋在膝蓋中,聲音很小很小……連開口都痛苦般的哭腔
 
………好……
「什麼?」
……身體、好痛……快…死掉…」次屋戰戰兢兢的呼吸
究竟是痛到何種程度,使得平日粗線條的他也承受不了而軟弱的呼救
 
左胸口再一次傳出絞痛感
 
不顧時間點的衝出寢室,強勢的將同年級的保健委員拉回
整個過程粗魯的可以吵醒長屋內所有深睡的同學
 
………不要緊,只是生長痛」三反田邊說邊輕揉著次屋緊繃的肌肉
原先僵硬的他終於稍稍放鬆身子抬起的臉上爬滿淚痕,哭紅的鼻子與眼睛讓人不捨
 
「三之助發育的比較快,最近可能都會這樣抽痛」疲倦卻嚴肅的面容,三反田離開叮嚀著
「按摩局部或用毛巾熱敷可以稍微減緩疼痛如果很嚴重就馬上來找我」
點頭表示了解也代表致謝。目送三反田返回後,謹慎而躡足走到次屋身邊
 
…對不起作兵衛,吵醒你了」混著尚未停歇的抽泣,次屋輕聲說
突然很想大聲罵他『笨蛋這種事情不會把我叫醒呀』或『幹麻一個人忍耐著痛』
 
『為什麼不肯多依賴我一點!』
 
噗通、
 
左胸口的疼痛越來越清晰…這也是生長痛嗎?
………儘管不嚴重卻也讓人想哭
──────────────────────────────────────
>半夜抽筋後的靈感(咦咦?!) 雖然我已經停止成長了orz
話說第一次打時手誤、生長痛打成生 理 痛…次屋對不起XDDD(倒地)
 

 
喚。(富次)
 
那天你如同往常般尋找已經迷路成習慣的他。
運氣好的是,你才出發不到一個時辰、便遠遠的瞧見他的身影
 
「三」你正要開口,不過背對你的他反而先出了聲
 
「藤內──孫兵──數馬你們在哪呀───?」
「左門─────有人嗎──
 
他喊出一連串的名字求救……但你發現,那串人名中唯獨沒有出現你的名字。
一股怒氣泛出喉嚨。
 
於是你賭氣的躲入一旁的草叢。你暗自想著只要他叫了你的名,就出現
不過就是沒有
 
原先透光的林子,不知何時已被夕陽染色、轉黑
這過程中他依然有出聲喚人同班同學、老師、前輩們……但依然少了你。
 
「左門藤內……老師──老師在不在──
你明顯看的出他累了,不是身體是心靈上。
因為現在早已過了平日搜索迷子的花費時間
即使是習慣性迷路的孩子,內心恐懼慌張依然少不了…況且他與你一樣僅僅12歲。
 
「孫───咳咳
他有些啞,他跌坐下來,他的頭顱低著地上,他的背影像是……棄犬。
你突然醒了,唾罵自己堅持的無聊念頭。
他早可以回來了,早可以洗熱水澡,早可以吃飯並安穩睡眠…卻因為你遲遲不出面而擔擱了。
但你又想聽見他喚你的名,想證明什麼……證明什麼?
 
你猶豫著是否就這樣出去,卻突然聽到他的聲音、還有你等待已久的目的…
「……作兵衛──」你大大打了冷顫
 
「作兵衛──我在這裡───作兵衛、作兵衛────
他喚了你的名字,一遍又一遍。可是你高興不起來
 
不對……不該是這樣的……
你腦中響起他平日如何喚你的作兵衛!』那帶著陽光的朝氣聲音
 
「作兵衛──作兵衛───
不該是這樣的!住口、住口!!
你再也忍受不住的衝了出去、將他緊緊抱住,以一種想要將他嵌進肉體中的力道
 
「作兵」「我在這裡!」你低吼著
「我在這裡所以
 
 
 
不要在哭了
 
他不解著看著你,乾燥的瞳孔比起以往少了點生氣
反倒是你擅自為他留了淚
──────────────────────────────────────
>愛太大的富次ˇ
其實根本全部都是富松單戀記(噴!)
 

 
Vant。(缽雷,死亡捏造
 
極度熟悉的五官,在雙手的動作下逐漸成形
明明有好幾年沒易容過這張臉、卻異常熟練
 
『雷藏我跟你說,我決定畢業後就不再使用你的臉』
『為什麼?』
『這樣進行任務時,你才不會因為我而被捲入麻煩中呀』
………嗯』───為什麼你的表情這樣複雜?
 
鏡子中映照出的自己,是多年未見、最愛的那個人
可不能哭呀……會把這完美的易容毀了
溫柔的勾出嘴角弧度,看、果然這張面孔最適合笑容
 
…不過、有兩種時候例外吧
『?』
第一種,是以你的身分、代替你死去
……』你睜大眼,來不及叫我住口
『 第二種,是當你先走時、我來代替你活著』
碰!臉頰硬生生挨了一拳…口中溢出鐵味
────你難得真的動怒、情緒激動的導致淚水崩潰
 
 
「 對不起,我太自私了 」
當時的道歉,再次對著那張臉說…但這次回應自己的、是笑的溫柔的顏面
 
「 可是我從未後悔喲 」
起身,再回頭看了一次鏡子中你的……不對,是看著自己的臉
 
拉開紙門,同窗的友人站在外頭瞳孔反映出的情緒解讀不能
微笑的走過他們身邊,被叫住
 
「三郎」
「是雷藏喔」很快的回答了
然後沒有回頭、也沒有告別的離開…去〝雷藏該去的地方
 
 
「……我是、不破雷藏喔…」
現在、以後…即使死去也都是。
──────────────────────────────────────
> 雙忍的死亡MAD效應XDDD
題目是MAD歌曲的名字…歌詞及唱腔都令人頭皮發麻,寫的時候也一直在聽
不想特別描述是哪種情況(赴死或替代)、總之,不是好情況。
寫完後好後悔呀……果然不該寫的(再跑!)
 

 
猛獸入侵。(竹七)
 
一道隆起的土地正以百米速度衝往藥草園。眼看剛整理好的庭園就要被大肆破壞、在生物委員學弟慌亂的驚叫聲下,竹谷八左衛門啪的一聲斷掉理智線。
 
於是他迅速的反抓捕蟲網,長長的握棍快速插入隆起的土中再猛力的提出!迅雷不及掩耳的動作讓在場的下級生──包括從後頭氣喘吁吁跑來的體育委員都吃驚愣住了。
 
────全身沾土的體育委員長,衣領正被捕蟲網的長柄勾著吊高在半空
 
「七松小平太!!我不是說過壕不准挖進藥草園嗎!!」
怒到忘記對前輩使用敬語的竹谷就這麼拉拉雜雜的開罵起來。更叫人吃驚的是、平日那個不可一世的暴君,竟睜著圓圓的大眼乖乖的聽著竹谷訓話
 
「簡直就像獅子遇上馴獸師
這句話不知道是哪個人說的
──────────────────────────────────────
>為了榕榕寫的竹七ˇ 初次看到這個配對呀!(日站都是七竹)想不到居然還寫了XDD
更好笑的是,在接龍文進行時我把這篇給榕榕看…他竟然以為這是接龍文的一部分還接下去了!!!XDDD 你不覺得不自然嗎?!!別被愛矇蔽雙眼呀喂!!(笑翻)
 

 
猛獸馴服。(竹七)
 
在罵過幾回後,七松小平太明顯乖順多了。
竹谷看著經過半個月依然完好的藥草園,感動的哭出來
啊啊…再怎麼樣七松前輩都是個人嘛!多教幾次還是會聽懂的』他想
 
可是他錯了,而且錯的離譜!
就算被馬戲團馴服過的獅子、終究思想不會成為人
 
才感動完的隔天、藥草園再次遭受大肆的破壞
竹谷趕過來時為時已晚,就看見那個特徵明顯的深藍雜髮緩緩起身雙眼直勾勾的看向自己
衝到小平太面前剛要開罵,怎料一個毫無手下留情的拳頭硬生生砸在自己臉上。
口腔瞬間溢出鐵銹味
 
「你幹麻都不來找我!」小平太咆嘯著。原先就大的瞳孔睜的更凸,腮幫子也氣的鼓
該生氣的人如今立場倒反,照理說竹谷是有理由發怒的
 
「就只有在我搗蛋時你才會主動來找我嘛!!」但小平太欲哭的表情令他心軟了
 
竹谷突然發現眼前這個比自己長一歲的前輩、
其實是個思想獨一無二的珍奇異獸
 
……那你想怎麼辦?」他頗些無奈的尋問
「很簡單啊!」他回答的裏所當然「我要你養我!」彷彿已經在腦中模擬數百回
而且語氣中明顯述說、竹谷只能有一個回答
 
……前輩,你所謂的『定義是什麼?」像是最後掙扎的詢問
「沒有什麼定義喲!」小平太認真的一字一句說
「你養我,我就會乖乖聽話,不打人、不破壞!而且還會努力讓你開心……而你只需要三不五時的來找我、跟我說話、對我笑,這樣就夠了。」
 
……聽起來條件還不錯?當然若仔細探究,這不過是無視人權、強迫自己成為他的所有物罷
但因為眼前站著的是七松小平太,所以竹谷很樂意接受這樣的無理要求。
 
「…………我養你你就不會再破壞藥草園?」
「嗯!」
「不會再隨便出手打人?」
「嗯!」
「會乖乖聽話?」
「嗯!都聽你的!」
 
……好吧,我養你。」
 
然後小平太的笑容更大了、那樣的燦爛令竹谷一時傻眼
哪,會痛嗎、傷口?」小平太邊用沒什麼反省的語調邊附上溫燙的舌根,在竹谷破皮的嘴角上舔了又舔、最後主動性的送上自己
 
「對不起喔?」在竹谷那相當於自己體型的胸膛蹭著,對方僅僅長嘆一口氣
「算了當作被狗咬吧」寵物的確有消除怒氣的神奇能力
竹谷撫摸著那頭散發陽光味道的蓬鬆毛髮,這樣想。
──────────────────────────────────────
>榕榕再次敲竹槓! 算了算了畢竟精 蟲……(封口灌水泥)
接續『猛獸入侵』的小話ˇ 生委的竹谷跟非人類小平太果然最適合這種模式!(笑)
 

 
名字。(食滿平)
 
遠遠的看見自家學弟走在前頭,食滿熱情的打了招呼
「平太───!」前面的小小身影停下腳步,不過沒有回頭
食滿剛要企圖接近,身後一股重量使他踉蹌的差點跌倒
 
「叫我幹麻?」一隻大型犬──小平太嘿嘿的笑著掛在食滿身上
「不是叫你啦!我是叫比較可愛的那個!」指了指前頭那個孩子
「喔!那還是叫我呀!」
「少來!人家平太比你可愛多啦!」好不容易甩開小平太,卻發現那個原本乖乖待在原地的孩子開始往前走去
 
「等等呀、平太!」不叫還好,這麼一叫讓平太像隻受驚的小兔子開始逃跑。
「咦咦咦??」驚訝之於,食滿追了上去
 
「為什麼要跑?」仗著腳長的優勢,一把抓住那隻細小到有點脆弱的手臂;反作用力的關係不小心把慌張的他攬盡自己懷中
 
平太垂著小小的頭,平常略低的體溫此刻抱起來暖烘烘的
「因、因為」怯怯的抬起頭,滿臉的蘋果色讓人很想咬上一口
「前輩、說、我可愛…好害羞…所以、所以…」然後說不下去了。因為食滿一臉『被萌爆了』的表情,用顫抖的身子把平太抱的緊緊的
───
 
「可惡我好想打包回家呀────!!!」不小心把腦中的妄想對天長嘯
──────────────────────────────────────
>因為想到啞謎,所以寫了(真的)
突然發現自己讓小平太出場好多(暴汗)原來我這麼愛他XDDDD
我對平太的印象是『萌孩子』、然後食滿是個徹底的幼稚園保父XD(笑炸!)
 

 
。(三郎次久作)
 
那天三郎次打廊道走過、不經意瞄到在教室內的久作怎料竟然就離不開視線。
 
裡頭的他,正沉浸在那疊從圖書室借閱回來的書籍中
平日一本正經的表情、如今被一抹淡到可能連久作自己都沒發現的微笑給取代。
看書是件很幸福的事呀』,他想起久作曾這樣提過
或許是因為那雙深褐的瞳孔所流洩出的溫柔太令人痴醉
三郎次幾乎忘了時間的流逝…只是靜靜的抵在門口享受著視線的一切
 
───就是有令人火大的東西打破這美好的氣氛!
 
三郎次略冒青筋的看著數個手裡劍從窗口『飄』進來那軟弱無力的路徑用腳趾想都知道是哪個低智商又愛惹事的一年級班級在練習投標。
不過因為速度太慢的手裡劍沒有殺傷力,三郎次也不怎麼在意那凶器是往久作的方向飛去、反正只要偏個頭就能閃掉
 
直到那距離已經近的太危險、三郎次終於發現久作因為太專心閱讀而忽略周圍的一切。
「久作!」他忍不住出聲提醒
或許不出聲還好,一出聲令久作發現手裡劍正要直落在眼前的書堆上。
「糟」他直覺反應是要保護書,所以就看久作赤著掌去接───那個雖然慢到火大但依然是鋒利十足的手裡劍!
 
────你是笨蛋嗎?!!」想也沒想的衝進去,硬是抓著他的手檢查起來
不算白的手掌唯有很淺的刮傷好在只是劃破皮。
 
結果反而三郎次的出現比手裡劍更令久作錯愕
 
三郎次,為什麼你會在這?」久作問了,三郎次卻臉紅了
總不能直說自己看他看呆了、所以一直站在門口吧?
支支吾吾的沒法給個交代,此時兩個方向傳來雜亂的吵鬧聲
 
───久作!沒事吧!」左近從天花板抱著醫藥箱探出頭
「久作!還好嗎?!」四郎兵衛提了一桶水站在窗喊道
 
「為什麼你們會在這呀!!!」
對著這兩個出場的突然友人,三郎次吼出這個異常耳熟的問題
──────────────────────────────────────
>想寫久作配對所以挑了三郎次下手(咦?)
不過後來被榕榕的MSN激發出三郎久作!現在超想寫雙子久作的!(慢著!)
 

 
忍術。(七松 工口前提
 
次屋總是捉不定自家委員長── 七松小平太的發情時間。
他可能前一秒還精神抖擻的拉著人嚷著要跑馬拉松,下一秒就把人拖去體育器材倉庫那開始『辦事』。
而更多時候是沒有預兆的、次屋只能傻傻的被索求
 
某天鼓起勇氣問他,為什麼他做那檔事總是這麼突然
七松大剌剌且理直氣壯說道「誰叫三之助要隨便地使用色誘之術!」
「色誘之術?」
 
得到回答的次屋一愣,然後他開始認真思考自己到底什麼時候使用過這種忍術…可是不管如何歪著腦袋想破頭就是沒印象,應該說他根本不記得老師何時教過他們有關色誘之術的任何課程
 
就在次屋皺著眉非常努力在回想之際,他疏漏了七松投射過來的視線
 
「看,又來囉!」
「咦?」感覺腰支被攬,瞬間次屋被扛上了對方的肩膀「前、前輩?!」
 
「唉唉,三之助的色誘之術越來越厲害,我都招架不住啦」七松的聲音聽起來挺愉快的
「能讓我投降是很了不起的事喔!」
 
聽到前輩疑似在誇獎自己忍術厲害,次屋很老實的說了謝謝
七松笑的更快樂了
 
由於位置的關係,次屋看不到他接下來要前往的地點是何處
──────────────────────────────────────
>對不起,其實被次屋誘惑的是我XDDDD(靠)
連小話都用上工口題材的我…改天說不定可以寫出H式小話XD(騙人的)
 
 

 
午餐、其一。(四年級)
 
「該死的三木衛門我說是荷包蛋就是荷包蛋!!」
「天殺的瀧夜叉丸絕對是千層蛋就是千層蛋!!」
 
兩團怒氣中燒的大火、一觸及發
 
「綾部!你說呢!千層蛋跟荷包蛋哪個好吃!」
「絕對是千層蛋對吧!」
 
………生雞蛋好吃。」這邊是火上加油。
就在兩團火焰越燒越旺的同時,一抹同樣是紫色卻比同材生高的多的身影、像是看不見糟糕氣氛般的顧自坐下來喊開動
 
───嗯!伯母的飯菜不管什麼都好吃!」
燦爛的笑了───陽光竟意外的讓火焰熄滅
 
於是,四年級有一頓和平的午飯時間
 
 
午餐、其二。(五年級)
 
……呼,還以為會打起來咧」本已經起身要去勸架的竹谷,鬆了口氣坐回原位
「是呀、還好有鷹丸在」本來猶豫是否起身的雷藏也笑了
還不忘的敲了旁邊那位嘟嚷著「嘖,真沒趣
」的三郎頭頂一記
 
「不過呀
 
「不管怎樣!果然還是豆腐最好吃、對吧!」
燦爛的笑了───陽光竟意外的讓現場暗下幾分
 
 
於是,五年級也有了表面上看似和平的午飯時光
──────────────────────────────────────
>描寫日常ˇ不知為何『綾部=生雞蛋』成了日站共識XD
五年綠組則是被豆腐小僧的暴行殘害的可憐犧牲者(笑)



結束!我心滿意足啦啊哈啊哈!(得意XDD


以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