貍貓沼澤地帶

關於部落格
轉貼歡迎❤附出處即可❤
  • 10052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忍亂】願賭服輸來還債(六綠文)

 
長次已經四個晚上沒有參加例行的夜間訓練了
小平太為此非常不滿。

 
不止是夜間訓練;自從那套南蠻大百科來到圖書室後,不管是下課還是委員會休息的時間,長次總是捧著其中的一集沉迷其中,難以打擾。
甚至在大半夜,小平太一身汗訓練回來後,都還能看見房門內透出的小燭光。
 
小平太真的感到非常不滿。非常地。
不是說不滿跟文次郎一起夜間訓練什麼的…
 

只是…少了長次就是不對。

轉頭的範圍內,看不到長次的身影就是不對…
起風時,聽不到長次窸窣的聲音就是不對…
空氣中的土味汗味,少了長次的紙卷味就是不對…
水瓶不是從長次粗糙的手掌那接下就是不對…
偷舔不到水瓶上遺留的長次汗水就是不…咳。

總之沒有長次就是不對不對不對不對不對不對不對不對不對…
 

於是就在24小時前,文次郎終於受不了地對他說『你的殺氣可以收一下嗎?長次不來可不是我的錯。』後,小平太決定要改變這個窘況。
 
無論如何,今晚一定要跟長次來一發!(喂,夜間訓練的量詞可不是這個!)



然後來到了晚上。
在沒有學弟幫忙口譯的當下,長次用偏小卻也清楚的音量對著他的好室友說了。
 
「…小平太,我的書呢。」
「嗯?我不知道喔?」大眼極快的眨了兩下。
沒有抖音、視線也沒有游移,以忍者來說真是自然又不讓人起疑的話術。
 
但可惜他的對手是長次,相處了整整六年的大親友。
 
「…就剩幾頁了,讓我看完它。」
「啊?就、就說我不知道嘛!」
巴搭巴搭的連眨三下眼,小平太不自覺地望向左上方的天花板。
然後又像突然忘了怎麼停止嘴巴般,連帶手腳比劃了起來。
 
「啊!我想到了!文次郎說他想看所以拿走了!呃…在、在昨天晚上!夜間訓練的時候!」
 
……到剛剛晚餐前我都還在看呢。
這句話長次沒有說,只是輕輕看著小平太…縱然對方沒敢看他,只是自顧自說話。
 
然後文次郎繼續無辜躺槍。
 
「對、對了!說不定文次郎會把書帶去訓練場唷!
你可以去訓練場跟他要回來啊!
「不過既然要去訓練場了!要不要順便活動一下筋骨?
所以說…那個…就是……」

 
接著,聲音開始越來越小,小到長次都快湊耳過去聽了。
跟平常的立場完全反過來呢長次想

 
「…一起…去……訓練…好嗎…
努力捕捉了最後一句結論,長次看著小平太的髮旋(他頭都快垂到胸口了),輕輕呼出一口無聲的氣替代嘆息。
 
 
四天嗎…的確好好忍耐過了呢。


雖然沉浸在書香世界,但長次還是知道的。
在他看書的時候,身後總有著一隻抱著排球、眼巴巴看著自己卻又忍著不敢吠的大型犬…就等著他主動放下書來陪他。

這一忍就四天了,他知道這對他來說有多不容易

 
稍微計算了下還書的期限,長次轉過身來打開旁邊的衣櫃。
當他拿出收納繩鏢的盒子時,小平太的那雙大眼已經發光到足以替代燭光了。
 
「沒辦法…只能去找文次郎要回來了…」
順著對方下台階的棒讀,害得原本開心的那隻大型犬因為良心譴責而震了一下。
 



「唷!長次你來啦?書看完唔!

隨口招呼著好久不見的友人下一秒文次郎好似被一陣比之前都來得強烈的殺氣給鎖了喉
 

文次次?咱們先來訓練吧,有話結束再說?

哇操操!明明心情好的滿臉燦笑,卻散發一股寒氣叫人頭皮發麻是哪招?!
旁邊的飼主投了一個『我很抱歉』的表情過來…雖然看起來跟平常沒太差異就是。

 
「走囉訓練囉!いけいけどんどん
不顧時間點的興奮大叫,小平太拿著苦無轉身、一蹦一跳的前往訓練場
好心情的他彷彿還能看到那有菱角的屁股長出一條絨毛大尾巴來搖晃著呢~

 

………等等。

………有菱角的屁股是怎麼回事?
 
「呃小平太?你的屁股…

「唔!」

 
然後大型犬開始亡命般的往前衝。

然後一旁的繩鏢唰唰唰的轉了起來。

然後一陣塵煙瀰漫,只剩文次郎一人站在原地

 
然後……沒有然後了。
 


 
再怎麼樣也不該把書藏在那種地方吧。」

會計委員長幫忙做了個總結, END
 




後記:
 
耶~~~~~~~~~
夜間訓練PLAY的六綠文~~~~~~~

 
好久沒寫文了~~有機會能寫六綠好開心ㄛ呼呼呼~~~~~~~
 

嗯?什麼?
你說文次命的ㄈㄈ說的六綠文應該是那個六綠文

我當然知道啊!所以我才寫六綠ㄉ啊~(◣ω◢)
 


ㄍ!(╬゚д゚)▄︻┻┳═一(已死

以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